你的位置:西安的三本大学 > 大学介绍 > 4年前,那个在工地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的寒门学霸,后来怎么样了

4年前,那个在工地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的寒门学霸,后来怎么样了

发布日期:2022-06-08 22:15    点击次数:205

01

这是一张爆红网络的照片。

画面中,一个男孩正在搅拌砂浆。

他衣着朴素,红色T恤的领口,已垮得没了型。裤子泥渍斑斑。

这一幕,被媒体争相追踪报道。

获得赞誉无数。

因为这个男孩,

创造了一个逆袭神话。

02

他叫崔庆涛。

18岁。

在工地干活时,正是他高考结束后的暑假。

酷热的天气,他正挥汗如雨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。

“我送快递的,你在哪个位置?”

他说了地点。

“好的,我30分钟后到。”

几分钟后,一个快件送到了男孩手中。

打开之后,

惊喜万分。

那是一封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更准确地说: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崔庆涛表面淡定,内心却激动无比。

淡定,是因为他早就查到了录取院校。

激动,也是因为这所院校。

这可是北大啊!

他做梦都没想过,自己能够走得这么远。

恍惚过后,他从二楼跑下来。

先在一个装水的白色塑料桶里,反复洗手。

又将手,在T恤上反复揩拭。

再从裤袋掏出身份证。

郑重地签收了这个快递。

签收完毕,快递员还给他送了一样东西。

一束代表祝福的百合花。

一家人喜不自禁。

父亲崔茂荣没读过书,让妻子将通知书上的字,一个一个念给自己听。

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

崔庆涛同学,我校决定录取你入新闻与传播学院专业学习,请你准时于2018年8月30日凭本通知书到校报到。

校长林建华

父亲是庄稼汉,不擅表情感情,但这次没忍住,破天荒地夸奖儿子:

“好样的!”

可转头,又抹起了泪。

所有人只看到北大学子的风光。

只有他们自己,知道这一路有多心酸无奈。

03

父亲崔茂荣没上过学,也不识字。

他靠干农活儿谋生。

风尘碌碌。

炙肤皲足。

吃过没文化的苦,他咬牙发誓——

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,也一辈子务农。

他坚持把三个孩子送去学校。

因生活压力太大,他与妻子背起行囊,远赴他乡务工。

那时候,崔庆涛还小。

望着父母离去的背影,小小的孩子什么也做不了。只有默默流泪。

不舍。

恐慌。

无力。

但很快,责任感让他从这种情绪中挣脱出来。

“我是老大,要照顾弟弟妹妹。”

放学回来,崔庆涛就张罗着做饭。

做完饭,就得洗兄妹三人的衣服。

那年,他才8岁。

有一次,他收拾好了一切,准备上楼睡觉。

推开房门时,眼前的景象把他吓坏了。

老鼠四处乱窜。

沙砾掉落满地。

一堵土墙迎面坍塌。

他差点被活埋。

与弟弟妹妹逃出来后,他窝在墙角,惊魂未定。

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:“家里的情况,竟然这么差。”

从此,他下定决心——

“要通过学习,让家里的生活过得好一些。”

那时,父亲听说隔壁村的老师教得好。

就让他转了学,并在学校附近租了间石棉瓦房。

父母外出打工。

崔庆涛一人住。

父亲会定期给他生活费,但他从不敢乱花钱。

衣服破了洞,就拿针线缝补。

嘴馋了,从不买零食,只会买一种五毛钱的火腿肠,用来炒饭吃。当成打牙祭。

上初中后,父亲搬来和他一起住,并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。

清早,到工地上帮工。

晚上,拖着疲惫的身子归来。

经常累得连筷子都拿不稳。

崔庆涛心疼不已,焦急地想替父亲分担点什么。

那时,身边许多同学辍学打工去了。

虽然工资不多,好歹帮家里减轻了负担。想到一身伤病的父亲,崔庆涛心动了。

放学后,他做好心理准备,打算跟父亲商量打工的事情。

但父亲进门时的满脸疲惫,让他瞬间开不了口。

而父亲往日的教诲,再次回响在他的脑海——

“你是这个家的希望。”

“只求你能走出大山,考上大学。”

“以后可以用知识找工作,不用像我们一样靠体力赚钱。”

他忍住了酝酿已久的念头。

转身进了厨房,为父亲做饭。

从今往后,他一边督促自己努力学习,一边更加卖力地为家庭付出。

04

每到寒暑假,在外打工的母亲都会带着妹妹回家。

那是一家人少有的团聚时刻。

但他们很少坐下来,享受团圆的快乐。

更多的,是继续为生活忙碌。

父母去工地扛水泥、砌砖头。

他和弟弟去大棚里撒鸡粪。

父亲怕耽误他学习,总会劝他先回去写作业。

崔庆涛每次的回答都是:“做好了。”

他说了谎。

事实是,在父母呼呼睡去后,他蒙上被、打着电筒在学习。

崔庆涛的母亲

虽然,他后来如愿考上重点高中。

但这个习惯,让他落上了近视的毛病。

读到高二时,他已经有高达600度的近视,但他始终不敢告诉父母。

一是家里还欠着外债。

2014年,因为一场地震,家里的土屋坍塌。

一家人没有地方住。

ZF给予了崔家4万元的补助。

但要盖一间新房,这些钱是不够的。

无奈之下,崔茂荣只能东挪西借。最后,自己动手盖了两层半平房。

楼上都是粗坯,

楼下则用来住人。

建新房,令这个家负债累累。

他不想再为这个家增加负担。

二是眼镜的价格太贵了。

600块。

这堪称巨款,够全家人吃好多天饭了。

他宁愿自己眯一眯眼,也不愿意父亲背负更多。

05

可父子之间的体谅,往往是相互的。

有一天,他坐在教室里。

有人叫他。

一抬头,是父亲的脸。

崔茂荣走了过来:“走,我们出去一趟。”

崔庆涛有些意外,更不会预料到——

两人竟因此发生一场争吵。

父亲把他带到眼镜店,崔庆涛恍然大悟:原来,父亲已经知道了。

为了不辜负这份心意,他看向透明柜台陈列的眼镜,仔细挑选起来。

一开始,他看中了一款600元的。

但为了省钱,他让店员推荐更便宜的。

父亲连忙阻止:“就是这个了,这个好,要买就买好一点的。”

之后,又把他拉去饭店。

崔庆涛刚坐下,就听到父亲点了一盆羊肉。

他看了一眼价格,竟然要好几百元!

一想到吃了顿这么贵的饭,他感到心痛又疑惑。

出来后,就与父亲当街发生了争执。

他不懂,为什么要这么浪费钱?

父亲没有回答。

后来,他才从母亲口中得到了答案——父亲得了肾结石。

崔茂荣没有什么医学常识,误以为那是一种不治之症。

所以,他拼命地想弥补儿子。

就算付出的方式,远远超过自己的经济能力。

他不后悔。

也不敢想象未来。

“如果我真的倒下了,我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幸好,一切只是虚惊一场。

父亲的病好起来了。

可,那次配的眼镜却摔坏了。

崔庆涛没有跟父亲说。

还是像第一次那样,选择不戴眼镜。

视线越来越模糊,但目标越来越清晰。

他勤奋苦读,寒暑不停。

2018年夏天,高考如期而至。

在那个改变命运的考场,他自信而入,满意而出。

考试结束后,大部分人选择去旅游、聚会、打游戏,或者宅家休息。

崔庆涛没有片刻放松。

刚下考场,就进了工地。

每天扛水泥、拌砂浆、砌砖头……

晴天一身灰,雨天两脚泥。

见母亲佝偻着背,他会主动接过重物。

“我是家中的长子,觉得还是不能让她背。”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他看着父母用命换钱,只能用更快的成长速度,来追赶父母老去的速度。

06

如今,崔庆涛已经进入北大,踏上了一条高速赛道。

北大,将会改写这一家人的命运。

同时也令他迅速爆红。

村里村外。

线上线下。

都在流传他的逆袭神话。

北大学子、建筑工人,这两个标签,也令崔庆涛这个名字,成了励志的代名词。

崔庆涛又惊又喜。

但云端的掌声,没有夺去他太多的关注。

因为他的当务之急,是回到地上,面对现实。

学费,又成了他的后顾之忧。

北京大学得知后,第一时间联系到他。

为他办理了学费减免手续。

不少爱心人士和企业,也纷纷表示愿意资助他。

崔庆涛谢绝了。

他很清楚,也很谦卑,“我只是其中那个恰巧被报道的。”

他知道,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人。

考上了大学。

却没能力交学费。

而他有了政策帮扶,最终能够安心读书。

这已经足够了。

临行前,父亲对他说:“你要自力更生,靠爸爸是靠不住的,爸爸没有上过学。”

这段朴实的告诫,崔庆涛听过很多次。

他很清楚:“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却是像我们这一类人最好的出路。”

他家世代为农。

如今,他的双脚拔出泥地、走出大山,成了一个农民工家庭的希望。

更是千千万万农民工家庭的希望。

去年,我国的农民工数量已高达29251万名。

他们远离故乡的田野,奔往一个个建筑工地。

搬砖、运石。

扛钢筋、砌高墙。

为城市托起高耸入云的文明大厦。

图源:央视新闻

他们生存压力最大,

谋生最辛苦,

处境最艰难,

获得却少得可怜。

而在他们的身后,亿万个他们的孩子,像崔庆涛一样,也在艰难地求生、求学、求一线希望。

他们同样需要被看见。

也需要被帮助。

所以,崔庆涛是一个代表。

他代表无数农民工的孩子,向世界发出声音:

“我们需要教育机会。”

“只要有机会,一样可以出人头地,创造奇迹。”

前往北京前,崔庆涛曾郑重许诺:“走出大山,我也会回到大山,带来不一样的变化。”

我们愿意相信,在未来的某一天。

群山之间,会有个身影自北京,自文明的顶峰,穿越千山万水而来。

为贫瘠带来希望;

为苍白带来色彩;

为更多的大山子弟,带来一束光。

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。

祝福所有农民工的孩子,都能改写命运。

祝福每个学子,都能梦想开花。